两个少妇用嘴帮我口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71場涉疆新聞發布會實錄
                                          時間:2022-05-11 | 來源:天山網-新疆日報 | 作者: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71場

                                          涉疆新聞發布會實錄

                                          (2022年4月8日,烏魯木齊)

                                            徐貴相:各位記者朋友,大家好,歡迎出席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涉疆新聞發布會,我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發言人徐貴相。首先,我介紹參加本場發布會的人員,他們分別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新聞發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先生、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王浪濤先生。同時,還有7名專家學者、企業負責人、轉移就業員工等通過視頻連線方式參會,他們分別是:浙江師范大學邊疆研究院教授王江、新疆師范大學副教授嚴學勤、新疆伊犁卓萬服飾制造公司人事主管艾麗達·吐爾阿合買提、新疆喀什地區麥蓋提縣赴湖北武漢務工人員阿依努爾·艾買爾、新疆阿樂庫得林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阿不都熱依木·力提普、新疆溫宿縣古勒阿瓦提鄉英艾日克村棉農馬木提·達吾提、新疆中泰海鴻紡織印染有限公司員工米熱古麗·玉山。

                                            據了解,美國國土安全部近日將舉行“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公開聽證會,籠絡一批根本不了解新疆事實的所謂“證人”,討論防止中國“強迫勞動”商品進口到美國的措施,試圖為打壓新疆的圖謀披上“法治”外衣、戴上“公正”帽子,掩蓋美國以國內法形式實施“長臂管轄”的“黑手”,這充分表明了美國法律制度和司法制度的虛偽性和荒謬性。

                                            勞動是天經地義的事,幸福生活都是靠勞動換來的,不是靠天上掉餡餅等來的。新疆是中國經濟欠發達省份,各族群眾通過勞動改變生活的意愿十分強烈,各級政府促進勞動就業的任務也十分繁重,更凸顯了勞動的重要性緊迫性。長期以來,新疆各級政府把促進各族群眾勞動就業作為頭等大事,實施積極的勞動就業政策,多渠道增加就業,千方百計穩定就業,根本目的就是最大限度保障勞動者就業權利,使各族群眾都過上好日子,這樣的理念和政策,沒有什么可指責的。

                                            針對美國等西方反華勢力的歪理邪說,我們有4個問題要與他們探討,可以稱為“勞動四問”。

                                            第一,新疆政府幫助各族群眾就業,這是保障了勞動就業權還是侵犯了勞動就業權?新疆地處中國西北邊陲,長期以來,受歷史和自然等因素影響,社會經濟發展相對滯后,特別是南疆四地州,曾經是國家確定的深度貧困地區之一,自然條件惡劣,經濟發展相對遲緩,市場發育程度低,工業化、城鎮化發展滯后,產業結構矛盾突出,就業承載能力嚴重不足,一些農村勞動力閑置。特別是過去一個時期,一些群眾受“三股勢力”影響,排斥現代科學知識,拒絕學習掌握就業技能,導致文化水平不高、就業能力不足,脫貧增收困難,難以融入現代社會,過上文明生活。面對這樣的困境,如果政府不去幫助和支持,各族群眾就沒有應有的就業能力,沒有充分的就業機會,沒有廣闊的就業舞臺,勞動權利就不可能完全實現。這些幫助支持政策是大勢所趨、刻不容緩,不這樣做行嗎?

                                            第二,新疆政府幫助各族群眾就業,這是強迫行為還是自愿行為?新疆始終把尊重勞動者意愿作為制定勞動就業政策的重要依據,確保各族勞動者能夠自主自愿、心情舒暢地生產生活。一方面充分了解各族群眾的勞動意愿,另一方面又廣泛聯系用人單位,積極提供就業信息,幫助各族群眾找到滿意的工作?,F在美西方反華勢力大肆攻擊新疆的轉移就業政策,但他們只知其一,并不知其二。為什么要施行轉移就業政策?因為中國的發展存在著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經濟發達省市比新疆具有更加豐富的產業、更多的就業機會、更高的勞動報酬,群眾都知道,哪里掙錢多就去哪里勞動,政府順勢而為提供幫助,讓他們能在經濟發達省市找到就業機會、獲得穩定收入。這些幫助支持政策符合中國國情、符合新疆實際、符合勞動者意愿,有什么錯嗎?

                                            第三,新疆政府幫助各族群眾就業,這是符合國際公約還是違背了國際公約?新疆積極遵循國際勞工標準,嚴格執行國家法律政策規定,保障各族勞動者在自由、平等、安全和有尊嚴的條件下工作,使之真正享有自主自愿選擇職業的權利,不因民族、地域、性別、宗教信仰不同而受歧視,也不因城鄉、行業、身份等而受限制。新疆持續改善勞動者就業環境和工作場所條件,確保各族群眾在勞動過程中的生命財產安全。新疆注重人文關懷,引導企業積極培育健康向上的企業文化,使勞動者的每一滴汗水、每一份付出都受到尊重、體現價值、得到回報。這些幫助支持政策確保了各族勞動者都能在陽光下體面勞動,與國際公約精神矛盾嗎?

                                            第四,新疆政府幫助各族群眾就業,這是改善生活的舉措還是破壞生活的行為?隨著一系列就業惠民政策措施的深入實施,“家家有門路、人人有事干、月月有收入”的工作目標基本實現。新疆特別是南疆地區各族群眾的生產生活、精神面貌發生了深刻變化,老百姓的“錢袋子”越來越鼓,日子越來越紅火,心情越來越舒暢,笑容越來越燦爛。據不完全統計,在外?。ㄊ校┺D移就業的新疆籍勞動者人均年收入約4萬元,與當地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本相當。在疆內轉移就業的勞動者人均年收入約3萬元,遠高于在家門口務農收入。很多家庭蓋了新房子,買了小汽車,家用電器一應俱全,過上了過去想都不敢想的生活。這些幫助支持政策受到各族群眾歡迎和擁護,為什么美西方反華勢力視而不見呢?

                                            在此,我們奉勸美國一些政客,不要關起門來、閉著眼睛、捂著耳朵搞那些所謂的“聽證會”,如果要聽證,就聽聽新疆2500多萬各族群眾怎么說,看看新疆經濟社會發展怎么樣,不要再玩弄自欺欺人的把戲了。下面,請大家聽聽有關專家學者、新疆基層群眾的聲音。

                                            徐貴相:美國以國內法為依據制裁中國企業,這種“長臂管轄”毫無道理。下面,請浙江師范大學邊疆研究院教授王江談一談關于美國“長臂管轄”的看法。

                                            王江: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對新疆反恐和去極端化斗爭中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進行無端攻擊,將這些措施抹黑成新疆“普遍限制和嚴重侵犯人權”“大規模強迫勞動”“種族滅絕”。

                                            以這些對新疆的“污名”為依據,美國通過立法、行政命令、制裁、出口管制等手段濫用“長臂管轄”,企圖將所謂“新疆問題”作為中美關系中的籌碼。例如:2021年12月生效的“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這部法律推定:“所有生產于新疆的產品均使用了‘強迫勞動’”。毫無疑問,這一惡法完全基于錯誤的假設與證據,其立法過程被高度政治化與利益集團化,不僅對棉紡織、光伏等全球產業鏈產生嚴重影響,不利于人權保護,更對中美關系造成嚴重破壞。

                                            “長臂管轄”原是美國民事訴訟中的概念,在一定程度上擴展了美國州與州之間的法律適用范圍。但是,當這個概念被美國套用在國際事務上時,則變成其利用自身在軍事、經濟和金融方面的實力,搞單邊制裁,依據國內法對其他國家實施“管轄”,干涉他國內政的工具。

                                            美國多次以莫須有的理由使用國內法對他國機構、企業及人員實施單方面制裁,表現出其一以貫之的霸權主義思維。根據相關統計數據,美國單邊制裁在特朗普時期達到了巔峰。自2017年到2020年底,實施超過3900項制裁措施,相當于每天要揮舞3次“制裁大棒”。而自拜登政府上臺以來,這種濫用“長臂管轄”實施制裁的做法并沒有改變。

                                            美方無論以什么樣的方式和理由,對中方實體和人員進行限制打壓,都嚴重違反了國際關系基本準則、嚴重干涉中國內政,為處在敏感時期的中美關系增加障礙。從國際角度來看,美國這種濫用“長臂管轄”實施制裁的做法不僅嚴重違反聯合國憲章宗旨與原則,更是對現有國際法體系與國際秩序產生了破壞性沖擊。

                                            眾所周知,主權平等是國際關系的基本慣例,也是國際法的基本原則?!堵摵蠂鴳椪隆返谝徽碌诙l第一款已清楚說明這一原則。而不干涉原則是主權平等的核心概念。聯合國大會1965年通過的宣言明確指出:“任何國家,不論為何理由,均不得直接或間接干涉其他國家的內政、外交;不得使用政治、軍事、經濟等措施威脅他國,以使其屈服;不得組織協助、制造、資助、煽動或縱容他國內部顛覆政府的活動?!甭摵蠂髸?970年一致通過的《關于各國依聯合國憲章建立友好關系及合作之國際法原則之宣言》包括這樣的表述:“任何國家或國家集團均無權以任何理由直接或間接干涉任何其他國家之內政或外交事務。因此,武裝干涉及對國家人格或其政治、經濟及文化要素之一切其他形式之干預或試圖威脅,均系違反國際法?!眹H法院在1986年的相關判例中亦再次肯定不干涉原則是國際習慣法的一部分。

                                            在現有國際法體系下,制裁只適用于極為有限的威脅國際和平與安全的情況,并且需通過適當的平臺與程序——也就是由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作出決定。在沒有獲得聯合國安理會授權的情況下對他國實施所謂制裁,實際上構成了“單邊強制措施”,這不僅與聯合國憲章相違背,更是違反了國際法規定的不干涉原則。對這一系列原則的違背,實際上是在對國際和平與穩定制造障礙,對現有國際秩序產生破壞與顛覆性影響。

                                            總而言之,包括美國“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在內的一系列立法、單邊強制等“長臂管轄”措施都是美國借涉疆問題造謠生事,實質是打著人權的幌子搞政治操弄和經濟霸凌,企圖破壞新疆繁榮穩定、遏制中國發展所結出的惡果。美國打著“保護人權”名義進行“長臂管轄”,企圖將新疆各族人民排除在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之外,自相矛盾與虛偽性已展現無余。

                                            對于更為廣闊的國際社會而言,新疆不是“長臂管轄”行徑唯一受害者。大家更需要思考的是,為什么個別國家或一些國家可以基于虛假信息,無視程序正義聯手向其他國家實施單邊強制措施,并訂立“長臂管轄”法律,企圖執行一些國際法所不容許的行為而無需承擔后果?這些實施單邊強制措施的國家,才更應該遭譴責,這些對現有國際秩序產生嚴重破壞的行為才更應受國際社會關注與警惕。

                                            徐貴相:近一段時間以來,美國不斷以新疆存在所謂“強迫勞動”為借口,對一系列新疆企業制裁、打壓。下面,我們通過視頻連線方式,請伊犁卓萬服飾制造公司人事主管艾麗達·吐爾阿合買提發表看法。

                                            艾麗達·吐爾阿合買提:大家好!我叫艾麗達·吐爾阿合買提,是伊犁卓萬服飾人事主管。美國誣稱我公司存在“強迫勞動”,并出臺制裁措施,是極其荒謬的,事實并不是這樣,我們公司根本不存在所謂“強迫勞動”的情況。

                                            卓萬服飾是一家出口外貿型企業,主要生產手套、口罩等產品,2018年正式投產?,F在我們生產的產品已遠銷海外,2021年產值1.13億元。我公司生產的手套,已通過了CE和ISO9001認證。CE是歐盟統一認證標志,是產品進入歐洲市場的“護照”,ISO9001是國際質量管理體系最重要的標準,通過這兩個關鍵質量認證,我們的產品具備了進入更廣闊國際市場的資格。我們企業現有知識產權商標1個、專利1個。公司現有員工320人,他們來自五湖四海、全國許多省市,有漢、維吾爾、哈薩克、回、錫伯等6個民族。

                                            卓萬服飾情系員工,努力營造“暖家、暖人、暖心”企業文化氛圍。按照中國相關法律法規,公司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保障員工權益和企業正當利益。我們不斷改善工作環境,營造舒心、便捷的工作氛圍。公司免費提供午餐,安排班車上下班接送。提升企業機械化水平,采取流水線作業,很多設備僅需1人操控。實行8小時工作制,按要求足額發放加班工資。員工在企業工作舒心、生活開心,收入有保障、致富有奔頭。

                                            公司還持續做好困難員工關心關愛工作,充分了解員工家庭狀況,及時解決困難訴求。五年以來,公司積極為個別生活困難員工家庭捐贈物資、幫助修繕房屋,解決了員工的后顧之憂。每逢春節、古爾邦節、元旦等重要節日期間,公司還通過給員工發紅包、送大米清油、搞年會等活動,讓員工切實感受到公司如同家一般的溫暖。公司還積極營造濃厚的文化氛圍,設立了“職工書屋”,購買各類書籍2000余冊,員工在工作之余可以看看書,豐富員工業余文化生活,拓寬知識面。同時,公司不定期舉辦縫紉技能大比拼活動,評選出優秀員工并予以表彰,激勵員工不斷提升生產技能。

                                            能在這里工作,我非常高興。我的生活質量有了很大的改善,今年春節期間,我還帶著弟弟前往海南旅游,讓他第一次看到了大海,感受到了南方冬季的春暖花開,實現了他的海南三亞旅游之夢。

                                            我的介紹就到這里,謝謝大家。

                                            徐貴相:新疆南疆地區人口眾多、就業崗位較少,轉移就業就成為一種重要的就業方式。下面,我們通過視頻連線方式,請新疆師范大學副教授嚴學勤介紹他關于新疆南疆轉移就業情況的調查研究成果。

                                            嚴學勤:大家好,我是來自新疆師范大學的嚴學勤。從2020年到2021年,我們團隊開展了南疆三個地州10個縣農民就業狀況的專項調查,共訪問了3028戶維吾爾族農戶。今天來向大家介紹三方面內容,一是當前南疆農民轉移就業的情況;二是南疆農民就業保障、政府發揮作用情況;三是轉移就業政策實際成效情況。

                                            第一個問題,當前南疆農民轉移就業的情況。實施南疆農民轉移就業政策,與南疆地區長期以來的深度貧困和人地矛盾相關。根據2020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南疆四地州共有人口1033.77萬人,占全疆人口比重為39.99%。南疆四地州15-60歲人口占比達到62.58%,顯示出較為年輕的人口結構,適齡勞動力人口較多。同時,統計顯示,南疆四地州可耕地稀少,僅為165.29萬公頃,占土地面積的3%,其中還包括大量靠天吃飯的旱地。從人均耕地來看,較少的和田地區僅為1.34畝,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僅為1.37畝。人地矛盾突出是推動南疆地區農民轉移就業的根本推動力。

                                            第二個問題,南疆農民就業保障、政府發揮作用情況。南疆地區因地制宜,把“轉移就業扶持”作為重中之重,出臺了各種有利于農民就業的政策,如免費技能培訓,政府補貼就業交通費,部分地區就業還能獲得獎勵。在組織保障方面,政府通過建立“一戶一策”精準扶貧體系,對于家庭負擔較輕的農民,鼓勵其外出務工,符合條件的鼓勵夫妻一同務工,并安排好從出發到務工地的全面幫扶措施;對于家庭負擔較重、難以外出的農民,采取家門口務工方式;對于能夠偶爾出門進行季節性務工的農民,組織季節性勞務輸出;對于缺勞動力的農民家庭,則采用公益性崗位和社會保障兜底方式給予幫扶,做到應扶盡扶。在外出務工過程中,政府整體扮演了務工資源提供和鏈接者、務工后勤保障者和農民權益維護者的角色。

                                            第三個問題,轉移就業政策實際成效情況。針對南疆地區實際情況,實施“轉移就業扶持”政策,是開展精準幫扶的創新之舉。調查發現,通過轉移就業很多農民家庭收入有了明顯增加,擁有家用電器,如電視機、冰箱、洗衣機的比例已經超過95%。在被訪問的3028戶農民中,有2227戶接受過就業扶貧措施的幫助,對幫扶滿意度為99.1%。通過轉移就業,各族群眾得以走出家門,開闊了視野,提升了自信,提高了生活水平,實現了人的全面發展。

                                            我的介紹就到這里,謝謝大家!

                                            徐貴相:接下來,我們視頻連線新疆阿樂庫得林牧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阿不都熱依木·力提普,請他講一講他的創業故事。

                                            阿不都熱依木·力提普:大家好,我叫阿不都熱依木·力提普。我出生在一個普通農民家庭,家中兄弟姐妹9個,我是老大,有3個弟弟,5個妹妹。父親平時主要在家里操心地里的事兒,媽媽負責照料我們。從小爸媽就特別重視對我們的教育,爸爸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每次考試后,他都會問我全班排第幾?是不是還不夠努力?當我收到中央民族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爸媽高興得哭了,感慨地說他們總算是值得了。

                                            小時候常聽父親說:“咱們農民口袋里沒有幾個錢,家里生了兒子,就會割上100個20公分長的‘新疆楊’樹條插種在地里,等兒子結婚時,楊樹也就長大了,就把楊樹賣掉用來辦喜事。等你長大了也要多種樹?!备赣H的這些話深深刻在我的腦海里,埋下了“種子”。

                                            2001年,經過深思熟慮后,我下定決心把植樹綠化作為實現人生價值的途徑。我從親戚那里借了10萬元,在烏魯木齊市烏拉泊承包了1000多畝荒山開始種樹,成了一名真正的拓荒者。在國家相關政策支持幫助下,我們修路、架電線、打機井、開渠,戈壁灘慢慢開始披上了綠裝。

                                            2004年,我注冊成立了新疆阿樂庫得林牧科技有限公司。通過十幾年奮斗,公司從一無所有到現在擁有21億資產,其中包括10萬畝人工生態林、3000畝特色林果基地和1200多萬棵各類樹木。公司固定及季節性職工80多人,其中少數民族占90%,有林業、畜牧業、農業、水利、藥材種植等領域中高級專業技術人員30余人。他們中有的畢業于名牌大學,有的鉆研科技多年,都像我一樣揣著一個“綠色夢想”,想在這個行業實現自己的價值。

                                            我是1980年結婚的,家里4個孩子都是大學本科畢業,都有了穩定工作,成了家有了孩子,我現在有8個外孫,家庭幸福美滿。我弟弟妹妹們有的是種植專業戶,有的有穩定的工作,還有的和我一起創業,他們都在用勤勞的雙手創造著幸福的生活。我的公司正在籌建特色奶山羊、沙棗羊生產基地,我們準備利用高科技開發系列高附加值產品,為市場提供更好服務,也幫助更多的員工過上好日子。

                                            徐貴相:現在,正是新疆棉花種植的季節,接下來,我們通過視頻連線方式,請阿克蘇地區溫宿縣古勒阿瓦提鄉英艾日克村棉農馬木提·達吾提介紹相關情況。

                                            馬木提·達吾提:大家好,我是馬木提·達吾提,是新疆溫宿縣農民。我現在所在的位置,就是我的棉田,有3000畝,是不是一眼都看不到邊?現在春天到了,天氣暖和了,我們也要開始種棉花了!

                                            先讓我給你們介紹幾個“寶貝”:這個是殘膜回收機,主要功能是把去年的地膜撿出來,要是靠人力,我這些地至少得折騰上半個多月;這個是聯合播種機,這個“大家伙”里有個寶——北斗衛星定位系統,我提前用手機把棉田的經緯度標上,然后,定位系統就會指揮自動播種了,我就可以去一邊偷會兒懶了。

                                            就是這些“好伙伴”,極大改變了我的生活。以前我們種棉花可是個苦力活,又要種、又要摘,一家種個十幾畝都累得沒白天黑夜的,根本不敢想種幾千畝地?,F在,在這些機器的幫助下,我們把上千畝地放在一起種,組成合作社,錢賺得多,還沒有以前那么累了。去年,我光種棉花就掙了近300萬元。

                                            我經常說,棉花是我們的致富“花”。每年11月棉花豐收的時候,看著地里白花花的棉花,我就像看著金子一樣開心。采棉機整整齊齊地排成一行,幾個來回就能收幾噸,遠比人工采摘來得快。我看著是樂開了花,要知道,棉花一天不收上來,我這心可就一天放不下,那都是錢??!

                                            種地不像以前那么累,我就有時間、精力去干點其他副業了。2020年,我們鄉成立了溫宿縣牧豐合作社,我很感興趣,我把自己想搞養殖的想法跟家里人說了之后,他們都很支持我。合作社共有48個牛棚,其中10個牛棚是我建的?,F在我雇了4個工人,養了400多頭牛,我又成了我們村的“養殖大戶”。

                                            我覺得現在的日子越來越有奔頭了。這幾年,我們的生活確實是太幸福了,我買了兩輛轎車、一輛貨車,還在溫宿縣買了樓房。村里的老人經常說,現在的農民都不像“農民”了,種地有機器、出門就開車、城里有樓房,真是趕上了好時候。我覺得,這話對極了。越努力,越幸福,我相信我們的日子還會更好更甜。

                                            徐貴相:接下來,我們通過視頻連線方式,請新疆中泰海鴻紡織印染有限公司員工米熱古麗·玉山,講述她通過辛勤工作過上幸福生活的故事。

                                            米熱古麗·玉山:我出生在新疆拜城縣,畢業于新疆師范高等??茖W校,目前,在新疆中泰海鴻紡織印染有限公司工作。今天,我給大家講述我靠勞動創造幸福生活的故事。

                                            我的爸爸、媽媽、姐姐都是紡織工人,受他們的影響,2020年10月,我大學畢業后,也想到紡織廠工作,家人都很支持我的想法。我在網上看到招聘信息后,立即遞交了簡歷,順利通過招聘考試,成為新疆中泰海鴻紡織印染有限公司的一員。

                                            剛上崗時,我信心不足,怕干不好工作,公司就給我安排了師傅,手把手地教各項操作技能,我的自信心越來越足,逐漸成了一名技術能手。在公司一年多,我學到了很多新知識、新技術,工作業績不斷地提升。月工資慢慢漲到現在的4200元,開始有了存款,還能給家里轉錢補貼家用,家里的電視機、洗衣機也全部都換成了新的,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家里人特別高興。我的夢想是通過努力,過上更美好的生活。于是,我在公司不斷鉆研勞動技能,從一名普通員工成長為技術能手,我想掙更多的錢,買一輛車,周末能開車帶家人朋友一起出去游玩。

                                            我們公司是紡紗、織布、染布合一的大規模企業,員工都是來自附近鄉鎮的群眾,公司按規定跟大家簽訂勞動合同,繳納“五險一金”,安排崗前培訓,大家在這里工作心里都很踏實。公司非常關心員工的日常生活,免費提供職工宿舍,宿舍里有電視、熱水器、獨立衛生間,還有夫妻周轉房,非常舒適。公司有清真食堂,提供炒菜、米飯、拉面、抓飯等,飯菜很合我們的口味。

                                            我們每天上8個小時班,每周都有休息日。公司有健身房、臺球室,還有員工活動室,業余時間大家看書、畫畫、做手工。每逢節日,公司還會給員工發放福利,我們充分感受到這個大家庭帶來的溫馨和快樂。

                                            我就介紹這些情況,謝謝大家!

                                            徐貴相:在政府幫助下,新疆許多少數民族勞動者在經濟發達省份找到了稱心如意的工作。下面,我們視頻連線一位從新疆喀什地區前往湖北武漢市就業的維吾爾族姑娘阿依努爾·艾買爾,請她講一講她的故事。

                                            阿依努爾·艾買爾:我是阿依努爾·艾買爾,來自新疆喀什地區麥蓋提縣,我和我的姐妹們現在正在湖北武漢市工作。

                                            2020年6月,我從新疆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后,找一份稱心工作就成了我的最大心愿。知道武漢市的企業要來村子里招聘,我特別心動,去大城市發展,工資肯定不低。我把我的想法告訴了家人,剛開始媽媽還擔心我一個人去那么遠的地方,沒有辦法照顧好自己。后來,看到村里好幾個年輕人一起去,她就放心了。

                                            應聘成功后,我們坐火車一路來到了武漢。在路上,我們幾個還在擔心,住宿條件好不好,吃飯能不能習慣,工作累不累,會不會因為表現不好被開除。到企業后,我們就一下放心了。企業安排了宿舍,非常干凈整潔,給我們準備了新被褥,還充分考慮到我們的飲食、風俗習慣,給我們準備了吃的、用的。

                                            對我來說,這里的一切都是新鮮的,充滿了樂趣和挑戰。我學會了操控機械設備,見識了一個國際化大都市的繁榮,還交到了很多好朋友。工作辛苦是肯定的,總不可能“坐著就拿工資”,我覺得作為年輕人不愿意吃苦,天天想著享受是不對的。我一邊學習技術,一邊學習國家通用語言,能力提升很快,不久就被公司任命為班長。參加工作的第一年,我就攢下了幾萬塊錢,我把錢交給了媽媽,讓她買個新電瓶車,買上幾只羊。媽媽拿著銀行卡,笑得嘴都合不上,一直夸我能干、孝順,是個好孩子。

                                            村里跟我年齡差不多大的小伙子、姑娘們看到我在武漢工作掙了錢,都跑來問我,吃得怎么樣?住得怎么樣?工資發得是不是及時?我就耐心細致地給他們講述了我的工作生活經歷。他們聽了,有的立刻表示愿意跟我一起來武漢工作;有的還有這樣那樣的顧慮,我就跟他們說,可以先去試試。

                                            就這樣,第二年我們村一群年輕人也來到了武漢工作。和我一樣,他們也經歷了很多他們人生中的“第一次”。他們之中有人像我一樣堅持了下來,成為公司的頂梁柱,生活像花蜜一樣甜。有的也因為想回家結婚、照顧父母之類的原因,回到家鄉去發展了,一樣幸福開心。

                                            這就是我的生活,一個普通上班族的故事,也歡迎大家有機會來我的家鄉新疆喀什看看,品嘗美食,欣賞漂亮的風景。

                                            徐貴相:在新疆,特別是南疆地區,像米熱古麗·玉山這樣離開家鄉到外地打工掙錢的人還很多,他們很快適應了當地工作環境,過上了滿意的生活。這也是新疆轉移就業政策的成效。那么這種轉移就業是怎么實現的呢?接下來,請大家觀看一組短視頻。

                                            到了中國其他省份轉移就業之后,新疆各族群眾的工作生活狀況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接下來,我們再看一組短視頻了解一下。

                                            徐貴相:剛才,我們向大家介紹了有關情況。接下來,進入答問環節,請各位記者就關心的問題提問。

                                            徐貴相:首先,我們了解到境外人士卡馬力吐爾克·牙力坤稱,他父親牙力坤·肉孜“被以參與編輯出版含有民族分裂主義和恐怖主義內容的維語教材罪名被判刑”,他對中國感到非常失望。關于這起案件,2021年4月6日,我們召開涉疆新聞發布會,公布了“問題教材”案的情況,介紹了以沙塔爾·沙吾提為首的分裂國家犯罪集團犯罪事實。今年3月1日,我們在北京召開的涉疆新聞發布會上,對這一案件再次做了詳細介紹,澄清了有關事實。

                                            今天,我們請來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王浪濤先生,請他對“問題教材”案件涉案人員牙力坤·肉孜有關情況再作介紹,以正視聽。

                                            王浪濤:牙力坤·肉孜,新疆烏魯木齊人,是新疆教育出版社維文教材編輯部原編輯。2003年6月至2010年10月期間,分別擔任2003年和2009年民族文字《語文》教材主編、復審、編輯、責編等。

                                            自2002年起,牙力坤·肉孜在新疆教育廳教材編寫組期間,利用編寫出版民文教材之機,專門挑選具有民族分裂主義、暴力恐怖、宗教極端等思想的內容編入2003版、2009版維吾爾文中小學《語文》教材,企圖達到分裂國家目的。

                                            經審查,該教材中具有民族分裂、暴力恐怖、宗教極端等內容的問題課文共計84篇(其中2003版41篇、2009版43篇),在新疆印發近2500萬余冊,時間長達13年之久,232萬名維吾爾族在校學生及數萬名教育工作者使用該教材,造成極其嚴重的危害后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牙力坤·肉孜參與編寫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2003版、2009版維吾爾文中小學《語文》教材,宣揚民族分裂主義、暴力恐怖、宗教極端思想,違反了憲法等國家法律法規和自治區相關規定,違反了教材編寫有關規定。這種嚴重違法行為,給新疆廣大中小學生灌輸了嚴重的錯誤思想,影響極大,毒害了一代人,甚至幾代青少年,對社會穩定、民族團結造成了巨大危害,性質極其惡劣,后果極其嚴重。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2020年3月20日,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被告人牙力坤·肉孜犯分裂國家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法庭庭審中,依法保障其各項訴訟權利。宣判后,被告人牙力坤·肉孜對判決不服,于2020年4月1日提起上訴。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于2020年12月22日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徐貴相:下面,請新華社記者提問。

                                            新華社記者:美國喬治城大學教授米華健稱,新疆當局迫使維吾爾族孩子們前往國營寄宿制學校,這種試圖同化非漢族人口的意識形態動機,與將成年人關進營地的懲罰性做法彼此呼應,請問,對此您如何評價?

                                            伊力江·阿那依提:這位美國教授以美國歷史上舉辦寄宿制學校、同化印第安人的刻板印象,來看待今天新疆的寄宿制學校,這完全是張冠李戴,根本站不住腳。

                                            眾所周知,早在19世紀,美國就開始對印第安人實行同化政策,開辦了350多家印第安人寄宿學校,將印第安人兒童和青年同化到歐美文化當中。寄宿學校里年幼兒童被迫放棄他們美洲土著的身份和文化,被迫用歐洲人的名字,被迫禁止說土著語言,更是被迫與家人分離。美國印第安人事務協會的研究發現,每3到4個印第安兒童中就有一人被迫與父母“骨肉分離”。其中很多人在寄養家庭中遭受種種虐待,被剝奪文化認同,一生都無法治愈傷痛。有學者估計,150多年時間里,可能直接或間接導致多達4萬名印第安兒童死亡。

                                            新疆開辦寄宿制中小學,則完全是為了方便孩子們上學。新疆地域遼闊,人口分布分散,多部分學生的家離學校很遠,家長接送孩子上下學負擔很重。為解決這一問題,早在20世紀80年代,新疆就建設了近400所寄宿制中小學。寄宿制學校并不是新疆所獨有,全國各省市,包括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也都有,開設的唯一目的就是方便孩子們上學?!吨腥A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規定:“縣級人民政府根據需要設置寄宿制學校,保障居住分散的適齡兒童、少年入學接受義務教育?!蔽覀儼凑沼嘘P要求,結合新型城鎮化發展、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和當地學齡兒童變化趨勢,以及地理、交通、環境、安全等因素,科學合理進行規劃設置。至于學生是否寄宿,完全由學生本人和家長自愿選擇。寄宿制學校的學生周末回家,每周一早上到校,周五下午放學,節假日、寒暑假都放假回家,有事可以隨時請假回家。為了便于家長和學生聯系,學校每個宿舍樓都安裝有電話,學生可以隨時打電話給家長。學校班主任老師的電話都會向家長公布,家長有事也可以打電話。

                                            徐貴相:下面,請法國國際廣播電臺記者提問。

                                            法國國際廣播電臺記者:5月份聯合國高專女士訪問時,是否允許媒體記者陪同參訪?如果允許,我們什么時候能得到確切消息?

                                            徐貴相:據了解,中方正在同聯合國人權高專就訪華并訪疆事進行磋商,制定周到的日程安排。至于是否允許媒體記者陪同參訪,目前尚不掌握相關情況,有關確切消息我也在等待。

                                            徐貴相:記者朋友們還有沒有問題?如果沒有問題,今天的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參加,再見。

                                          分享:

                                          微新疆

                                          相關鏈接